没人知道76人这轮结局是什么样?但每个人都明白,当没有恩比德时,只得16分的哈登不足以帮助他们赢球。

半决赛的第一场,人们没能等来惊喜,哈登还是那个平平无奇的哈登,他打了35分钟,13中5,三分7中2拿到16分9个篮板5次助攻,同时还有5次失误。当头牌缺阵,挂帅的二号球星不温不火,且全队三分球34投6中(命中率只有17.6%)时,76人自然无力回天,他们最终以92-106先丢一局。

在一周前的那个夜晚,篮网遭遇凯尔特人横扫,临阵变卦的西蒙斯因为没能出战而遭到外界的口诛笔伐。就在同一天,原本3-0领先的76人被猛龙连扳两局,作为那笔交易的另外一个主角,整场迷失的哈登因为没能承担起应有的责任,同样饱受诟病。

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是,哈登只有在做老大时才能成为真正的自己,在篮网效力时,他们会找出证据,在没有杜兰特时,哈登的数据更漂亮。也有人会拿出实例,哈登曾独自率领篮网连斩洛城双雄,他在两场比赛里分别拿到36分和39分,无论进攻还是传球,都是熟悉的模样。

对于多年来一直追随哈登的球迷来说,他们仍然不愿意相信那个“火箭登”就这样突然消失,大家希望哈登只是因为过度谦让,改变了自己的风格,他们希望哈登能够在需要证明自己的时刻站出来,去打质疑者的脸。当恩比德缺阵时,对哈登而言既是挑战,又是机遇,毫无疑问,这是他洗刷骂名的绝佳机会。

然而,那个盖世英雄,并没有脚踏七彩祥云而来。

或许正应了一句话,客观存在的事物永远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。如果你对哈登的印象仍然停留在两年前,那么失望和沮丧感在所难免,如果将参照范围锁定在本赛季,哈登这样的表现只能算是稀松平常。

年龄、伤病和竞技状态下滑是职业运动员逃不过的三大杀手,极少有人能够像詹姆斯那样保持常青,甚至可以完成“逆生长”。哈登不过是和历史上许多巨星一样,在经历了辉煌、璀璨的绽放后,开始进入凋零期,遵循着“岁月不饶人”的自然规律。

身为历史级得分手,进攻侵略性和终结能力的下降让哈登的退化速度看上去格外明显,在2020年季后赛里,哈登场均完成17.7次突破,命中率高达64%。去年的季后赛中,哈登在一段时间里受困腿筋伤病,他场均8.8次完成突破,虽然频率减少,但命中率仍然能够保持在62.5%。但在今年的季后赛里,哈登场均完成17.7次突破,可投篮命中率只有42.9%。

另外一组数据也在对应这样的事实,哈登2020年在篮下3英尺(约0.9米)的投篮命中率是66.8%,去年是67.4%,这个赛季变成59.8%,这是他自新秀赛季以来(46.8%)最差的一年。

不只是篮下位置效率下滑,哈登在抛投区也打出了灾难级的表现,这项技术曾经是哈登近筐攻击的一个利器,但在今年的季后赛里,哈登的抛投一共只有18投3中,而在上赛季的季后赛里,他利用这项进攻手段17投10中。

哈登是“魔球”理论的代表人物,进攻区域集中在篮下和三分线外,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稳健的三分投手,即便是在火箭时期,他的三分命中率也只有36.2%,更多是靠产量来拉动得分。

如果哈登内线进攻受限,叠加三分不稳,大概就可以想象到会发生什么,对热火的第一战不过是若干场类似比赛的其中一场,正因为哈登没能展示出强劲的进攻火力,导致热火并没有对他采取激进的防守策略,在大部分时间里,他们都是使用单防、换防以及协防的方式来限制哈登。

哈登早已习惯了组织者的定位,他在发动进攻时秉承传球第一,可过早的将球交给队友,这种无私反而过犹不及,这意味着你没有改变防守就把进攻决定权交给了队友,同时,“为传而传”带来的风险也在上升,在第四节一个回合里,哈登想要横传球给队友,结果被阿德巴约提前预判,完成抢断,热火抓住这次机会,由希罗命中三分。

图片

在第三节中段,老里曾一度让哈登改打无球,让迈克西和哈里斯去更多持球接管进攻,对于某些球员来说,打无球可以卸下防守包袱,激活进攻,可对哈登而言,打无球等于雪上加霜,导致进攻存在感进一步降低。

76人这场不是没有亮点,他们在第二节后半段曾打出一波19-7的攻势,在半场结束前把比分反超,那段时间恰恰也是哈登进攻参与度最高的时段,他在半场结束前这次强打成功,振臂怒吼,成为这场最激情的片段之一。可到了下半场,哈登只有4投1中拿到4分,这又成为了不可解释的现象。

 

哈登和威斯布鲁克的情况还有所不同,威少天生靠运动能力吃饭,一旦身体下滑,只能导致不可逆的结果。哈登从一开始就不以运动力和爆发力著称,脚步、运球节奏和过人技巧的完美结合让他成为了NBA最顶级的攻击手,这种特点决定,他不应该如流星一般瞬间陨落。

哈登职业生涯的性格朴实憨厚,但这种个性的另外一面是缺乏棱角和霸气,自身实力的下滑会让他对自己产生怀疑,导致能量的缺失。天生的理智会让他更加相信团队的力量,可是,老好人只应该存在于生活中,竞技体育里,文雅就是软弱。

我很喜欢英国诗人乔治·戈登·拜伦的那句话——无论头上是怎样的天空,我准备承受任何风暴。

这句话送给哈登,虽然身体和竞技状态的下滑是不争的事实,但他仍然要拿出一股求胜的心态,和对手战斗到最后一刻,去为恩比德的回归争取时间和容错的空间,在这支球队里,只有哈登有资格做到这点。

落日的余情未了,尽管一次又一次的希望变成失望,但你仍然要相信,那个哈登还能回来,哪怕这种回归不可持续。

 

作者 恰恰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